懶懶

歐美圈常駐 | 時常爬牆

[死鬼cp]黎明將至

Summary:
資深刑警李赫遇見一個自稱是他的「守護神」的男子。

注意:
1)死鬼无差!死鬼无差!死鬼无差!

2)8月2號更名為「黎明將至」。

“阿使,你最喜欢的草莓酸奶。”

“阿使,最新一集的晨间连续剧你看了么?荷娜居然是炫涉的女儿!”

“阿使,你一直想要的名片。看,我给你印上了这一世的名字。原来你叫李赫啊,这名字挺好的。”

那让他想到王黎。赫,也是一个明亮的名字呢。

·
·
·
·
·
·

“我只喝原味酸奶。”

“我很忙,没空看肥皂剧。”

“我有名片了。还有,你跟蹤我那么多天,到现在才知道我的...

2 16

[死鬼cp]昙花一现

設定:

1)Sunny有前世記憶,和阿使沒有感情線

2)鬼怪的單向暗戀……大概?

“大冬天的,哪来的桃花枝啊?”

“你说你被善儿发现是个阴间使者了?”鬼怪看起来倒是不怎么慌张,阴间使者抓着自己的宝贝帽子狠剜了他一眼。

还不都是某个心花朵朵开的鬼怪害的。

阴间使者这时丝毫没发觉让鬼怪开花的到底是谁。才刚干洗过的啊,他小心翼翼地拂去帽檐的灰尘,Made in Heaven的特殊材质可不是那么好照料的。又得跑一趟干洗店了。

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

”她问有没有好看的女鬼在追我。”

“哦,有吗?”

“……”

正在自己房间和泰希哥褒电话粥的池恩倬突然觉得屋子里好冷。

“看看,那...

2 38

[死鬼cp]Tik Tok

文笔复健中_(:3」∠)_

OOC!OOC!OOC!

“什么?”

那一刻,一切时间静止。飞腾的窗帘停在半空,窗外蝉鸣声戛然而止,整个世界的心跳声跟着拖曳的尾音消失在他的回应中。

喜欢。

灵敏的听觉此时拒绝相信方才所听见的陈述句。

锐利的视觉无法辨识眼前的面孔是真是假。

五感失灵。

端详他惊愕的面孔好一会儿,没得到回覆的鬼怪恼怒起来,向他靠近。温暖的手抚上他的面颊,像火焰包覆着冰块。鬼怪的指节婆娑着皮肤,似乎对于这副皮囊如此真实的触感感到不可思议。

听不见么?

秒针前进的声响,不远处炉火上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浓汤,世界的时间无法定格,像手中细沙终究流逝于指缝。

得寸进尺...

3 30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2

【Newdence】Carousel

TAG:年操、遊樂園、冰淇淋

不知是哪個孩子不小心放開了手中的氣球,粉藍色的氣球就這樣隨著風飄呀飄的,孤伶伶地乘著風而去。

Newt抱起孩子往摩天輪的方向移動。魔藥的效用不僅讓Credence的外表縮小成一個明顯不到十歲的小孩,甚至連帶著讓他的心智年齡也回到彼時,一切事態尚未惡化之前。男孩仍是害羞且沉默的,也許那是他與生俱來披上的鎧甲,無從捨棄。只是除了些許侷促不安外,男孩對於遊樂設施的期待之情此時還不能很好的隱藏起來,讓他看來總算有點符合同年齡孩子的樣子。Newt不覺莞爾,如同看見他的奇獸們偶爾向他撒嬌撒潑一樣欣喜。

小販的吆喝聲從不遠處傳來,Newt隨意地瞄了眼,除了賣各種吃的...

19

【Cherik】Madness


EC能力互換注意


要不是他的腦子裡現在塞滿了一群人的抱怨聲,而且還有要擴大的趨勢,Erik發誓他原本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願。

「What's wrong?」

Erik停留在他頸側的時間太久,久到讓Charles開始懷疑起眼前這位telepath的真身是不是個吸血鬼。他耙了把垂在額前濕透的髮,又推了下伏在他身上的男人。細微的喘息聲從那殷紅的唇瓣中洩出,因為Erik的停滯變得斷斷續續。

Charles雖然不是個telepath,卻也能感覺出Erik滿滿的疑惑。他聽見對方緩慢異常的開口:「Charles……你的能力是不是失控了?我聽見很多小鬼在鬼叫類似『我的檯燈飛起來了』之類的。」...

12

[Gramander+Credence]挑食禁止

不知道哪裡挖出來的片段???

即使對於被奇獸襲擊的經驗豐富的Newt來說,有時候他仍舊會被突然出現在他身後,抿著嘴攥緊他衣角並一語不發的Credence給嚇著。

不遠處傳來皮鞋急匆匆踏在柔軟泥土上的聲音,他嘆了口氣,先小心翼翼地將手上已然熟睡的兩腳蛇幼獸放回窩裡。因為Credence緊緊抓著他的衣角,使Newt只能稍微側過身。「Cre,先放開手,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好嗎?」

Credence遲疑的看著他,還沒聽見他開口,另一個事主一臉嚴肅的出現在兩人面前。見Credence在看見他時止不住往Newt身後縮了縮,男人本就低垂的嘴角似乎更往地心靠近了些。

「Percy……」Newt不知...

3 34

[Gramander]Drunken

哦。
他在意識到從Mr.Graves眼底能清楚映出他的身影後,才發現事情好像有哪裡不對勁。梅林啊。Newt甚至能清楚感覺到男人呼出的氣息拂過他面頰。
理性告訴他他現在唯一該做的事情就是退開到原有的安全距離,然而感性——在酒精的催化下掌握了自制權的感性——只是催促他做點別的什麼。再向前一步親吻這個男人,也許往後他的世界會天翻地覆(這可能讓他們再也無法繼續做朋友);或者,別過頭裝作什麼也沒發生。Newt從沒有這麼痛恨做出抉擇,尤其是當他心口不一時。這幾乎是他有史以來所面對最困難的一次選擇。
賭,還是不賭?
他焦灼的氣息成功引起另一位事主的注意,只見男人唇邊噙著笑(可以成功嚇哭一票正氣師的那種),乾脆利落地...

2 18

[Gramander]The Masquerade

一篇沒頭沒尾的隨筆LOL
只是想寫他們跳舞然而並不會描述?????【

BGM:《Peter Gundry-The Vampire Masquerade》


  藏於面具下的面容愉悅的看著青年隨著音樂緩慢地來到自己身旁。執起對方半質疑伸出的手,Graves用堅定的力道將對方拉近。

  雖然自小的教育讓他不至於落到連社交舞都不會跳的地步,但一抬起頭便看見面前這個男人的眼神在他身上來回巡梭,深沉的目光讓Newt緊張的錯了腳步。

  饒是在這昏暗的燭光下,對方脹紅的面色依舊清晰地烙進Graves眼底。他坦然接下Newt無處安放的一腳,在對方慌忙道歉前將臉湊近他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,與此同時帶著...

18

【Gramander】Everglow

親子組(Gramander+Credence)
OOC屬於我,Gramander及Cre屬於他們彼此

BGM:《Coldplay-Everglow》

醒來的時候,他嗅到培根的香氣。身旁的床位空無一人,他伸過手摸了摸底下的床單,冷的。一向不賴床的Percival Graves今日卻難得在床上多躺了會——也不知怎地,Graves感覺今天他的思緒有些難以集中。可能有些感冒。他起身下床,邊往浴室走邊勾了勾手指讓窗簾退到兩旁,大片陽光傾灑進偌大的主臥裡。

他盯著鏡子裏的自己瞧,後者感受到主人不明所以的肅殺視線,嚇得連例行問安都忘了開口。鏡中的男人同樣以嚴肅眼神回望他,下意識抿緊的唇線與鬢角的灰...

5 35
 
1 / 2

© 懶懶 | Powered by LOFTER